好美易学网

鬼撮脚总括-玉田歌卷之十二李批

好美易学网 http://www.vdelite.cn 2018-09-24 13:00 出处:网络 编辑:

六壬苗公鬼撮脚 

 
鬼撮脚总括-玉田歌卷之十二李批:亦可作注解入各类下

婚 姻

干为天上支为地,干即。夫宫支即妻。欲卜婚姻何所宜,支干逆互求深意。

支若伤干女相却,干克支时男。背约。和合旺相聘当谐,囚死害刑须阻隔。

支若生干此婚善,妇道无亏盖亲眷。如将反此必骄奢,坐享。安然犹有怨。

后克干时夫不利,妇伤日本翁。姑忌。婚。姻得此即非宜,当勿遵承媒妁意。

龙战支上神难处,病疾须生罹困苦。救助死闲后所乘,早离人世归泉土。

三传生日婚亦吉,媒妁之言皆可听。奁资丰盛行清廉,此女娶之终有益。

日如生传事必乖,费力虚劳。不克谐。纵然勉强相。依。允,聘结之时也有灾。

喜。乘空亡为用起,上头六合来居止。媒妁言之虚且狂,切勿信他皆是诡。

干与支辰来作合,青龙天喜中间集。末传如也有空亡,他日断弦谁会续?

女有邪正须早辨,支上吉。神斯淑善。卯。酉亥未。太阴并,是为不正生yin乱。

六合元武传上临,六丁天马又相并,便莫将为淑女论,当知在室也淫奔。

天后神临如旺相,得时生气仍依傍。此女轻盈貌亦佳,绝胜西施真的艳。

囚死之神为天后,替神破碎仍相凑。媒妁。如方美貌多,定知诳惑斯为谬。

后如加孟年居长,仲即为次季幼想。知其颜儿看行年,年上。之神见形像。

年上水神多智谋,金为躁急土肥魁。火主红颜木主秀,此乃先天。数里该。

疾 病

天之运动以元气,何独人为不如是?气若通候应流和,一息才差百疴至。
气若无气及病由,未知此理君须否。但。于变处细精详,残疾之因。便可求。

孙子今朝课内多,不然传里叠逢他。子孙皆受我生育,子孙繁时气若何。

人之本原苟坚固,传课奚当逢土墓?必然危困。气将殂,此神故把形踪露。

上俱克下烦凶神,下如贼上多伤毁。他来克我我残他,奚为死丧同。一理。

彼此遥伤患病薄,传无耗损随勿药。如还自被鬼相挟,鬼为大海一揲杓。

仰伏昴星为凶曜,此类从来多卒暴。如云安极不生危,斯岂阴阳真奥妙?

不备之卦最堪忧,一体之间百事。周。殆犹居室蕃蓠撤,此时莫怖穿窬投。

察微见机统绪散,知一重。审不一贯。莫将轻重妄区分,厥应为屯斯汗漫。

稼穑奚止孕肿论,曲直岂但风瘫云?土盛中兮水凝沟,水旺冬兮土摧崩。

鬼徒虽可观病热,生死长于墓神系。以墓传生症尚痊,以生传墓凶难治。

曲直脾脏寻先药,稼穑临宫添草灼。从。革炎上方地水,福禄笑谈皆可约。

盛则纯金衰毁损,人物同来尤一本。锹锄岂问生旺坟?囚死之时定齑粉。
作用之神乖与。遂,切勿将为平昔视。使令一切。在天官,能教祸福生倒置。

更看诸般吉凶煞,利。害所关为甚切。否如欲。泰吉神临,否如终否凶管辖。

血支血忌真堪恶,刑克传年多变故。将逢蛇虎作。疽疡,天空血光刑泻吐。

玄武乘来事若合,妄行狂走作残疾。澡涤亡躯方仆仆,羊。刃逢来害地居。
日辰月厌飞廉住,六丁又系三传数。上并蛇雀贼命年,裸。袒。猖狂殊弗顾。

鬼乃不逞之徒流,小人之性岂难求?贫则肆行富矫揉,时病。生狂不必忧。

有如。魁罡为鬼属,安心遍体奔而木。不然传入病支辰,此处焉能为祸福?

木神木将申酉区,金神寅卯。理庚辛。巳午朱雀居壬癸,四土勾空超甲乙。

丙丁亥子后女立,此。等占来祸皆急。此言同类并摧残,所以病人危岌岌。

窃气之祸有深浅,丙辰寅卯。丑祸鲜。此言病向寅卯生,同克天罡盗气免。

癸卯之日干加支,窃。气之中此又危。中传递互相生养,本。绝源湮疾岂宜?

两头土神中寅卯,土或上中木下扰。此占同。类受克伤,病。者衰老。命难保。

极否未闻成大吉,必须以渐芬芳集。久病骤逢生支神,强作康强终有失。

传课之中关隔在,看是何神蒙患害。太乙逢之为呕逆,大吉并来腹症块。

酉肺不利辰腰痛,午目羞明未耳重。戌足拘挛弗易行,卯手拳挛乌可用?

蛇作。天官。午丙方,河魁一墓向中藏。外邪沉痛膏肓里,病药难投日瘁伤。

日财散在三传住,物重乌能将带去?不堪负荷必衰颓,伏枕卧床诚可虑。

昼夜之神各有六,方隅不同亦异属。三传俱昼症为阳,俱夜言阴非谤诽。

有如辰午申三传,此课名为登三天。常人岂可登天去?故为身亡作鬼仙。

进茹空亡患出离,退茹空亡祸反至。鬼凶陷。害昧中乘,譬犹机阱难面避。

三传俱孟玄胎神,婴孩父老病皆?。少则别寻胎孕去,老则病亡再投生。

支干家处官鬼游,病者占来百不周。家无担石既堪虑,体缠沉疴又何求?

鬼在干前始病猜,如居干后尚浅灾。孟远姑作干前论,季若为初干后排。

传课之中欲纯粹,苟为驳杂要纷纭。六丁。蛇雀还参会,妄语谵言远忌闻。

夹定三传最要紧,厥应分明如明敏。吉神夹定吉无疑,凶神夹定凶亦准。
出 行

出行惟忌逢阻滞,阻滞之神关墓是。关墓加临向日干,若欲求他。徒用意。

年命上头破关墓,否则克残他恐怖。如斯却用促行装,不日应须戒征路。

年命无破关墓神,对冲中处问行因。假令。小吉为关墓,丑月丑日动蹄轮。

天官庙住课传里,干上空亡为用起。不然传退递相逢,身在外乡心故里。

传退游行计勿施,退趋生旺却当窥。访寻故旧无睽阻,若见生新有阻。睽。

占时偶尔作空亡,加临日上用相当。时下空亡心漫切,欲用仍从觅食粮。

四绝之中意至幽,须分行客意新谋。用既意深情却已,贪心在道。顾难周。

干头上见死神立,火日酉金临子及。天元徂丧百皆休,所以新时惟远去。

辰阳传尾空亡见,千里相看不见渠。欲往远途。行不利,去还无际裹粮虚。

申戌子兮涉三渊,辰午申兮登三天,涉。渊。将往多屯滞,登天之课诸事遂。
生旺之神。住干头,传送天驿马顺周。远。事堪谋谋必通,东西南北任行游。

传送转煞行当息,若见空亡亦无益。勾陈伤斗虎推凶,武空盗贼难安迹。

占时之向日干居,行计须知绰有。余。如逢脱气未成就,欲往还留似有拘。

六辛之下徒经涉,经涉应须防盗劫。六乙之下任行游,更不防闲情庆惬。

出行常切视游都,外遁须当避直符。鲁都如也当头立,商贾之人大可虞。

鲁。都征税难藏遁,直符逃遁败踪迹。游都所值又当知,盗贼之忧谁免得?

行囊颠覆轮蹄损,多见忧惊人不稳。此般灾害为何因,天坑丧车宜度忖。

课传阳多不必忧,风。和日暖快行游。多阴风雨常飘骤,渡口关津日日愁。

行 人

干为行客支为宅,内外区分象明白。彼此和合归兴生,克刑破害犹为客。

干若克支回装促,反此归斯犹未卜。行人年命宅。庭间,跋涉山川束装行。

年命若与支干远,地角天涯归未得。日辰若。也互相临,骨肉团圆缱绻论。

若见日辰相会象,传末仍逢干所住。名会为三切。须知,岁久别离。今复遇。

戊。申癸巳两。辰日,支向干居同一律。胡为厥应飞分。张,一则相生一残贼。

戊申金土无相畏,所以行人疾速到。癸巳水火有战争,切恐他乡。还未遂。

占时如傍日辰居,刚日。伏吟顺传趋。伏阴用逆连茹退,程途此日贼归欤。

占时式畔切须窥,天上地下一般推。如为用始人来速,驿马。须更。门外嘶。

伏阳转逆伏阴顺,连茹踪由仍向进。

天官更值日辰间官,金氏改罡,雁杳沈淹外信无。

三合中间六合。逢,行人忻喜见归踪。天驿马临传更逆,切为消息莫嫌重。

行人以下三句,金氏旁改云:行人年命宅庭中,日边还得本时位,任隔云山归兴浓。
关神向进无。区别,皆主行人多阻节。绝神为用不须疑,程途有客归心切。

初末行人合命年,用终还迫日干边。天涯音信先须至,相逢不久有回缘。

马若进时有未回,先虚后实却将来。后实先虚先宿留,返吟还速便须猜。

支发传。趋干上去,行客应须问归路。日边用出必。迢遥,尚在他乡作居住。

支。干。如见墓神加,行人此日即回家。如还传在生旺处,纵有归期也会差。

传中。天乙马加临,行客途中有异心。必有他知相眷恋,倚门空切望归音。

庚辰甲辰两返吟,传用同为。见绝神,庚辰来绝甲辰。去,来作归论去住论。

金氏旁改云:返吟来绝返征轩,去绝羁人尚滞牵。庚辰来绝甲辰去,不会来去便。难言。

太阳至卯光照耀,人皆营作难潜伏。如当正酉日须。晡,动则还家寻止宿。

日在东南酉临位,象如日墓行。人止,干临西北太。冲归,象如日出行人离。

此段金氏旁改四句云:日干东南喜乘酉,如居西北卯为首。象如日暮思故林,遇晓。登程忆家妇。

用越关移日辰。杳,便言两地音书悄。用初天将庙中居,尚在它乡有未了。

谒人察善恶

人情莫不有善恶,欲见他时先密察。天官支上急须求,吉将欢忻凶怒作。

蛇虎勾朱客怒忿,六合虚正非谦逊。天后迟疑意有猜,太阴不明多懒困。

其余诸。将皆和美,独有天空多诈诡,更将日辰细参稽,吉凶离合方知。委。

日。若克辰他不出,辰还克日徒疑密。主宾际。会致殷勤,暮恶朝欢。惠无实。

他乘吉将来生我,凡有所求皆曰可。我乘吉将复生他,行役徒劳费粮果。

支上害刑他多。故,空亡临着亦休去。君还不信漫然趋,千里相投人不遇。

辰阳若也克干传,所求为有不周全。用传若把辰阳贼,苟欲相干莫启齿。

论 讼

乾则为天坎为水,乾坎相加成讼体。天道上行水下流,情睽义乖斗争起。

讼之序卦既涉川,讼须理险有当然。欲知课之所由险,大小吉与魁罡边。

囚墓传生禁者出,生传囚墓狱须入。不然墓贵立干头,害刑残贼危岌岌。

卦中官鬼要探求,官为官长鬼对仇。其间惟有壬癸日,官鬼长贰别踪由。

壬则丑正未偏官,长鬼居辰戌次班。癸官正副辰戌别,鬼之大小吉须看。

贵人此日课中居,天后忽来传上趋,后君无故奚临对,长官受嘱决非虚。

戌丑酉兮。足缠绕,卯子辰兮手缠吊,二血癸卯杖责灾,功曹逢之徒配兆。

尽说空亡官事散,要须分作两边看,我欲治他忌逢空,他将释然宜遭。见。

官作贵人居日位,直者泰来屈者否。如还寓在魁罡上,易尽吏胥亦乘理。
天后天门关节彻,天空立用徒众说。太阴居夜事难明,勾陈见合多留截。

用初官鬼求财。乡,如还克命喜相当。若非取索能如意,当定论人得艮庚。

关日夜用传趋出,切莫便言囚无出。救助不逢刑害逢,乃诉前来如许责。

官鬼天乙合夜合,胥吏。应须同鼠窃。鬼元命阴如为初,鬼。既蕃多福斯发。

财作空亡命上初,官鬼虽藏不容居。多应素有穿窬态,暴露今朝见罪诛。

官初财末随空亡,债被人逋处不遑。疾造讼迟将理索,谁知官吏又乖张?

空亡传外官鬼居,潜克行年患未除。用神空亡虽暂系,有司不久又将趋。

柔日用罡干支里,或一或二为财起。蒿矢知一重审同,讼岂已之所由起?

田六种

水土既平先播种,农业民生知甚重。欲卜田畴何所宜,品类区分言始中。

辰为田亩日农人,支为六种干耕耘。灌溉刈获皆由主,禾苗黍稷应从宾。

支若生干六并宜,干益支。时一世亏。日。克支时田耗失,支克干时主残。衰。

两头生旺田无损,不然欢合亦平稳。日干更若克初传,黍稷丰季当报本。

两头或害或冲刑,蹙额何须作颂。声。祸生旺。相神犹可,囚死为之室若倾。

贵常六合青龙将,凭生得喜合神上。住在支干更得时,知为五谷丰登象。

克刑害在支辰表,蛇虎勾空同作挠。蟊蜚螟螽金作侵,浅薄稀疏木作淫,

苗心烂腐水冤深,禾丛槁旱火仇临。良田。亦厄土为灾,丁马飞廉总非良。

若非疆畔水池。兴,也是牛羊践踏来。空亡破碎支所值,不然死气替神至,

纵然六合相。加临,所获。它出应也细。支干转煞来临掌,秀而不实空劳攘。

关闭神巡在上头,徒亦揠苗而助长。传支生干大段宜,纵乘粪壤亦异为。

日去生传徒费力,不然休耜负来归。支干神将皆为吉,命支破碎。空。亡泣。

秋成所获漫丰盈,酬偿逋欠无余粒。禾品分三早中迟,传初是早二。中窥。

三即晚稻不须疑,三传命上悉参推。孰是比和孰乖异,乖异不宜和合利。

假令亥上首传寅,亥寅作好初丰备。六。种稿歉孰为丰,占法迟中早。亦同。

命合火宜红豆黍,金神二麦。有成功。丑未准好二麻熟,亥子黑豆稻周足。

禾苗寅卯木神知,农业先能知祸福。禾。生水土欲蕃茂,支干唯怕墓相就。

传用逢来总一般,定。知萎损劳苦救。

从墓传生后有实,从生传墓先。芬蔚。三传纯粹始终好,何处不周须见疾。

晴 雨

此段亦不出《精蕴》。

云。从龙兮风从虎,龙虎信可推风雨。有无轻重欲周知,二。将所主宜默睹。

金为水母巽电赫,风雹为殃同考索。震却为雷兑泽看,丑乃雨师未风伯。

六合便能为雷震,武亦雨师真可信。传课课中有类神,便向其间详体认。

龙旺升天雨骤施,虎旺出林风势恶。如陷囚墓。死皆休,风定雨收成寂寞。
青龙若也入江湖,不然庙里止安立。龙既潜藏而勿用,任当尘凡自舞雩。

虎在东方号出林,啸动生。风愁。可禁。更逢小吉为行止,折木摧枝祸益深。

龙若临于申酉方,休。死墓绝细消详。焉知万波藏申酉,得。此常年雨大滂。

巳作丁神上蛇雀,太冲位上来安着,忽然狂电骤如倾。雷迅时时光闪耀。

朱雀?蛇与六丁,传用逢他卯。附刑,加临太乙火乖异,闪电长空霹。雳声。

阳即为晴阴即雨,积阴顾。视阳为主。火神有气不为伤,水神囚死晴堪许。

火神不越东南路,蛇雀又来头上住。须更皎日见晴晖,纵有余阴无着处。

人言巳午多晴明。或逢蛇雀说责晴。岂知传用归西北,火既潜藏水上升。

龙入江湖皆游逸,蛇入江湖变化疾。蛇化龙飞雨泽降,龙蛇蟮热晴。堪必。

此句龙蛇二字,金氏旁改下升。

龙飞天上雨准度,蛇飞天上日照耀。云龙际会雨常施,蛇?费赡茏髟莆恚。?br /&g。t;
戌亥子丑巳午停,火既下降水上升,立用便须看云雾,忽然雨泽势如倾。

科 举
干上广文支场屋,日为举子辰题目。卷轴词章以传论,命词之意同推。认。

干克支兮举子畏,巨题特地来相治。支若伤干当上忧,动遭凌辱难回避。

支干若是两相和,上下欢愉协气多。或刑或害天官恶,定知藉藉见喧哗。

金氏旁改云:纷纷藉枉奔波。

吉神吉将两无嫌,日上加临旺相全。广文炯炯又眸碧,特进浮华拔滞淹,

天喜加临年命上,生气有时相助向。龙雀乘阳顺作传雀字金氏旁改乙字。

文气雄豪高万丈。三传若也同生。日,立用当时天将吉。官星与马不罹空,
独步文场谁可敌?支上生干不作?,日间举子用。阳神日上神属阳,

文思滔滔如有助,一举成名达。紫宸。年命天驿马交驰,顺作三传岁上归。

刑害不闻。象纯粹,淡墨书名四海。知。始用?蛇末见龙,龙头化气更潜通。

岁君若更来生命,定蹑云梓步月宫。文章关切视。朱雀,惟嫌西北为安着,

住在东南匪替神,语意新奇人作格。天空支位文疏失,武克辰。阴途注密。

白虎伤干。语犯时,后阴立用词幽郁。死气死符并墓鬼,或临传首或传尾,

饶君才学若欧苏,广文意不相忻喜。下贼上兮上克将,日后为传乘旺相,

阴阳不备德罹空,三刑六害俱休望。日里为传无碍。格,更。还此类尤光赫。

命年喜将又相。扶,受作蟾宫攀桂客。无禄绝嗣天网张,飞魂魄化与伏殃。

四绝芜淫反吟卦,占如有此定乖张。

无禄四上克下,绝嗣四。下克上,天网用起占时同克日,四绝午加亥之类,芜淫即不备,飞。魂煞正月亥顺支干本日上,伏殃天鬼加年月并用,魄化白虎与死神并日辰年上,天鬼正月起。酉。逆行四仲,反吟月将与时对冲也。

干 禄

仕官。先论官与禄,官旺禄旺须发福。失。时囚死便堪忧,任汝营。求皆不足。

官禄当分日与命,两处参详言决应。用起还逢旺相神,有求遂意官荣福。

干乃占人支官品。官品生人福祥准。不劳着意苦求谋,爵禄升迁如骑骐。

干若生支多偃蹇,调迁居选瓜期远。如言此日已关升,降削难求徒宛转。

降削,金氏旁改举刺。

天驿马临年命上,用起神还乘旺相。顺传岁上。作归踪,日边从觐非虚诳。

支干递互相克刑,又兼武虎官长嗔。又兼武虎,朱氏旁改“得此须忧。”

传逆更逢丁与马,官当逆地弗如情。“官当逆”三字,朱氏改“。当知易。”,弗“旁改”不字

传用有神日本忌,父母如存多不利。凶神恶煞又居中,殃咎之来谁得避?

干若蒙今月将生,官长。信任日加。亨。支益干时胥吏美,任从驱。役。弗乖情。

岁支月支乘命上,上头和洽无乖累。政声藉藉。四方间,不久应须作朝贵。

日墓如。来传上住,不然用向其间去。阴神恶。煞又居中,政。清庸庸生嫉妒。

趋部先须视日支,生来干上始相宜。吉将日前为用。起,任嘉定易及瓜期。

贵常雀合与青龙,阳神弃此作传踪。空亡破碎无相值,顺动何忧选不通。

丹诏今朝促觐。忙。封章或欲近君王,天空立用三传粹。顷刻应须见上方,

占时之上逢日禄。吉神立用欢欣足,瓜期纵有数年遥。倏忽驺吏来相促。

日命二禄值空亡,用神兼死逆行藏。玄空阴后来相会,失职己官见祸殃。
官神若也加临。替,否则飞廉并破碎。用起来刑年命间,声誉无闻多咎晦。

日 辰 人 宅

支上生干福骈集,夏清冬温常自给。百端佳况动中生,一切不虞潜里戢。

干若生支诸况。恶,多应卜筑生乖错。韭盐朝夕苦孜孜,走北奔南多不乐。

干上支上求边神,彼此交攻必作嗔。干。克支须费生畜,支残干必损居。人。
辰神刑害日之表,必主居人室庐悄。门墙焉得有佳宾,更有恶客来相扰。

墓覆日本。真可畏,端犹云雾有遮蔽。百子千孙。漫众多,其间宁有可人意?

鬼为六合日支中,闺阁潜通外客从。若作?蛇。来损克,恐惊时作内人凶。

天。后将来支上止,所。乘遥作日之鬼。从来牝牡。不同乘,女掌权衡故非美。

忽然元武又来并,家内淫风当大播。天后六合同乘课,夫妻鸳侣须。分破。

天驿马来辰上止,?蛇还又相依倚,久长活计岂曾为?居人不日将迁徙。

凶神作丁支上歇,瘟疫频。频为祸孽。门。庭时复作惊惶,若要求安寻别业。

奴 婢

人道从来有定分,使令惟可用卑论。第三课里是他家,凶吉。便向其间问。

使令若不忘忠敬,长上斯能享安静。日若生辰事必乖,孰肯欣然从命令。

动用出入察阴空,天空为仆阴为婢,奴婢因由四处提,祸福自然知仔细。

阴空所乘日辰畏,悍然冲动忘拘忌。日辰所乘阴。空愁,判手欲行相抛弃。

课。上之神与阴空,互被受凶总是凶。今朝若不论争并,他日应须疾病。业。

四。课阴阳如不备,奴婢当知有二。意。或进或退两无常,焉有一心为活计?

今朝酉戌住干所,克贼方将作寇仇。此等奴婢多悖逆,使令纵恣岂堪留?

支上。从魁来克。贼,此婢从来容不得。肆以不顾岂堪禁,早为驱逐。免乖惑。

白虎空亡。岂吉神,如临酉戌奴婢?。白虎惊忧见家宅,空亡盗窃是乡邻。

传如生。日无凶厄,奴婢悉皆听驱策。日若生传有祸?,奴婢动来生捍格。

六丁月厌既乖淫,必定应须忧凶深。奴婢往来如犯着,动遭逃遁岂能禁?

奴婢。如临驿马踪,不然天马上相逢。若非远向他方去,必定应须忧主人。

死气死神替岁月,辰阳之上来安歇。奴婢虽然过失无,岂期缠患常为孽。
辰阳之上自刑成,上作天空日畏渠。喝咄之严才作异,横非之扰便为虚。

进传生旺奴勤敏,退传囚死赖惰蠢。无禄动静有忧虞,绝嗣僭越无凭准,

0

上一篇: 没有了

没有了 :下一篇

精彩评论

暂无评论...
换一张
取 消